— Psalter Palace —

【大概含全员?】魔鬼导师的一天

Magical Psalter系列发布三周年!这个短篇严格意义上来说不是应景系的贺文(?),时间点其实是过去特定的一天。

是说约尼先生在MPE里是范围攻击,不过如果MP2里可控的话他所有的技能都是全体攻击。让他堵前门杀魔灵应该是件很爽的事情=v=……

总之,就是以前的年轻的约尼老师度过的一天。愿Psalter的每一天都能尽量地充满和平与欢乐吧~

=======================================


AM 6:30

起床时间。揉了揉乱草一样的金发,迷迷糊糊地坐在床沿穿衣服。听见楼道里已经传来新人跑动的脚步声,蓦然想起今天开始穆泽要出任务,而自己要因此被新塞一堆学生。非常不爽。


AM 6:40

下楼洗漱。还没吐净嘴里牙膏沫子,就从镜子里看见一红一青两个小脑袋颠颠地晃进来,刻意跟自己拉开了两个身位——小心翼翼站在旁边接水刷牙。


AM 6:42

……上头发下来的名单里好像有这俩。子今成绩不错,自己本不排斥收下这个——但是再捆绑附送一个擦及格线的,恕不单卖?真是见鬼。狠狠将牙刷在杯子里搅拌,最后拿毛巾擦擦嘴,转身离开。


AM 6:43

「子今,黄泥巴一大早心情就不好耶……」

身后传来死小鬼的嘀咕。


AM 6:44

……看来穆泽没教过你要对未来的导师放尊重点噢?


AM 6:45

转身一提衣领子将他抓起来顺手丢进大浴池。子今惊慌地紧跟着跳下去捞人,甚至没顾上跟自己打招呼——

随便他们去。


AM 7:00

回房路上看到总部大厅门口已经聚集了一圈新人,围着正要出门的穆泽和百里昂。看来保父先生为防惊动孩子们而打算提前离开的计划不算顺利。兔崽子们个个哭得就像真兔子一样,不过是出差个三两天,至于一副生离死别的劲儿吗?


AM 7:05

「穆泽先生……如果……如果您回来以后,我被约尼先生弄死了……请您把我埋在总部门口……要常来看我……」

…………至于吗?!!!


AM 7:15

穆泽一直在笑,百里昂的脸却越来越不耐烦。终于开始把小孩们拨拉到两边拖着穆泽往外走,腾出空之后再把挂在穆泽背上的撕下来。


AM 7:18

幸亏没长成穆泽那样慈眉善目的温柔奶爸,否则被一帮小鬼缠成个球还得了。从阳台上探身吼他们快去吃饭别挤在大厅里碍事,兔崽子们听到自己的声音后顿时炸群,尖叫着见洞就钻有门就进,瞬间逃得连影子也不见。

这多帅气。多么威风。成就感爆棚有没有。


AM 7:30

今天的早饭味道很奇怪,好好的包子馅混了比例不低的花椒粉。大概(又)有哪个活腻歪的跑去跟阿堇哭诉打了小报告。

……最好有本事别被抓到,否则拿仙人掌给你搓一个小时的澡。


AM 7:40

简单收拾了几件资料,走向训练场。没分配给自己也因此获得短暂休假的未明和绛天正在草地上玩打手游戏,黑小子翻手速度快如闪电,几个回合下来未明就被PIA得毫无还手之力。他气鼓鼓地嘟着腮帮子坐在一旁给自己治疗拍红的手背不再搭理绛天。


AM 7:45

「你干嘛不高兴啊!不是都说了玩这个就要反应快吗?」

「……你都不会让让我。我哪有你快……」

「让了还有啥好玩的!」

「现在这样就只有你觉得好玩!」

「老打中也特么很不好玩的!」

「你注意措辞!!」

两个人拌嘴的声音渐渐在背后远去。


AM 8:00

训练场上新人们业已各就各位,包括两个头发湿漉漉的小不点。走过祁悠面前的时候被他满怀怨怼地瞪着,回以『再瞅?再瞅削你』的眼神,对方秒速躲到子今后面,继续偷偷摸摸地以目光示威。

没出息。


AM 9:45

结束了理论教学之后,开始按照年龄分组进行实战训练。内容是基础一全套,稻草人两个盔甲一副,半小时打不倒的拖出去吊树。


AM 10:15

无视一片哀嚎声,开始拖第一个去吊树。


AM 10:30

……还在忙着把人往树上吊。


AM 10:45

…………累得直喘粗气,树终于挂满了。第一个人也差不多该放下来了……


AM 11:00

半晌休息,祁悠垂头丧气地坐在喷泉边上,子今默默待在他旁边。他小声对祁悠灌输了不知道什么话,那小子顿时打起精神蹦了起来。

「对!就像昨天说的那样!拿高分排名第一!气死他!」

……是在说自己吗。

其实学生真要拿了排名第一哪个导师会因此气死啊。

这小鬼有时候犯起傻还挺有意思的。


AM 11:30

去食堂之前收到总部通知,下午得开个(无聊至极的)会。有种不好的预感想找借口翘掉,开口的霎那间被昔楼重重地按住肩膀。


AM 11:32

「管家说你是一定要出席的。」

你作为一个搭档兼副手干活就完了不带这么威胁人的快松手好痛肩骨要被捏碎了!!


AM 11:34

「可是为什么每次开会你都可以不参加!」

「我旁听就够了。你们比较需要有他亲自看着。」

这种就算不到现场也会老老实实地旁听全部会议内容的工作狂还真的存在啊。


AM 11:40

不过,没有他的话管家一个人还真不行吧。

望着昔楼离开的身影发了会儿愣。


PM 12:00

吃饭的时候听见食堂一角传来了耳熟的争吵声,斜眼一看,是绛天和祁悠在对掐。绛天一边吵还一边把手里拿着的点心往身后未明的手里塞,腾出手来之后一副捋袖子准备打架的节奏。


PM 12:03

有人在自己准备站起来阻止之前先介入了局面。

子今稳稳地接住了对面虎虎生风的拳头,然后盯着绛天说了些什么。黑毛小鬼在看到他眼睛的时候忽然一阵不自在,猛地甩开手拽着未明走远。


PM 12:05

周围本来打算看热闹的新人在子今环顾他们的时候也纷纷退开,离得八丈远地坐下。

气氛无端变得清冷。


PM 12:09

只有祁悠那个没心没肺的熊孩子还在欢脱地缠着子今不知道叽叽喳喳些啥。

子今笑了。……有点少见。


PM 12:20

午休时间。上完厕所出来的时候隐约听见走廊里传来叮叮咚咚钢琴声,循着走过去发现柳夜的房间门虚掩着。


PM 12:24

里面断断续续的旋律依稀觉得有些怀念,于是靠着墙听了起来。


PM 12:30

柳夜推门出来,蓦地四目相对。略尴尬。


PM 12:35

被她笑眯眯地邀进房间喝茶。弹琴的孩子果然是临波。

「音乐天赋真挺好,也许将来能当钢琴家呢。」

柳夜的话尾忽地软下去,带了一点幽幽的遗憾。

……她知道,Psalter的任何人都『不能』出名。


PM 1:00

来到会议室。从稀稀落落的参加者即可看出不是什么紧急要事。坐在座位上打了个呵欠撑腮补眠。


PM 1:30

……不妙,好像真的睡着了。睁开眼睛的时候会议似乎将近尾声,管家正在做总结陈词。


PM 1:31

「然后关于导师部门,穆泽出任务期间其负责的学生也临时移交给约尼管理和训练,本人对此表示没有异议……」

不——!异议!很有异议!!!


PM 1:35

木已成舟覆水难收,错过了反抗时机就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居然没有一个人叫自己起来,这群不仗义的。


PM 1:50

带着强烈低气压站在训练场上,面前站着的人口多了将近一倍。能清楚听到有人牙齿打颤的声音……

布置了自由训练任务,绛天主动提出要求增加两倍训练量。甚至还拖上了满脸不乐意的未明一起。

……小子不错。也许会是个可塑之材,可惜等穆泽回来了还得还回去。


PM 2:30

祁悠这个废物又没打中目标,拖出去吊树。


PM 3:00

子今提前完成了所有训练目标,然后跑到树下坐着看书。


PM 3:15

阿堇在课间送来了点心和饮料给兔崽子们,然后顺理成章被他们围起来。

她似乎特别高兴,听说话音调高了八度就知道。

……总部其实在领养政策方面可以钻空子吧。她为啥不领养这些新人直接当妈算了。


PM 3:20

打断你们其乐融融不好意思,课间休息只有五分钟。强硬地把其中一个正在抱后勤部长大腿的新人往回扯。

被阿堇扔出去了。


PM 3:30

「约尼先生您没事吧……您头上好大个包……」

睁开眼睛时看到子今凑过来的面孔,以及头顶上方传来祁悠的声音。

自己还吊着呢,有心思管别人。

他果然是傻的。


PM 3:45

绛天的训练强度很大,但是成效非凡,已经能看到他用光刃当球棒把盔甲的头盔满训练场扫着玩了。

…………训练的时候不要打曲棍球!!


PM 5:00

基础训练结束,让灵力觉醒的新人们进行技能训练。

离开的小子们似乎在传言明天晚上有流星雨之类的事。

不过按照总部的位置,要整个看到是不太可能的,也就是说说而已吧。


PM 5:20

去搬运用作惩罚的仙人掌时,看见临波站在总部大厅的水池旁边探出手去,悬空在水面上方几公分的位置,水随着他手指的动作波动出相同的轨迹。

似乎能预料到这孩子将来会是什么属性了。


PM 5:30

让糊弄差事的饭桶们排排跪好,坐在长椅上歇口气。


PM 6:00

医务室被挤爆,主医师头疼地揉着太阳穴过来抱怨不要再用这么非人道(并且给他们添麻烦)的惩罚手段。

是该好好研究一下跪仙人掌不流血的办法了。


PM 6:25

晚饭前接到了穆泽的电话,很是关心地询问所有学生的情况。

谁有那个精力一个一个地把他们的状况都记住。

……好吧,电话对头的那个人肯定有。


PM 6:50

呆在自己屋里做教学研究,南书敲门进来,说最近桐夜山周遭的魔灵不太安定,管家需要人从明天开始一起在周边稍微巡逻一下。留了报名表之后潇洒离去。


PM 6:52

盯着报名表看了一会儿。


PM 7:00

算了,最近出任务的太多,否则也不会连导师都拉来当临时工。在签名栏留下名字,完事。


PM 7:12

到书记处交表格,看见行逝和那连在聊天。虽然行逝也追不上他的语速,但两个人貌似交流得还不错。


PM 7:15

行逝被那连聊吐了。


PM 7:17

待会儿还要去上晚课,不如在后院散散步消消食。


PM 7:20

走到一楼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了什么。


PM 7:26

端着从厨房买到的点心走到祁悠他们房间门口。

红毛小鬼课间时间一直在吊树,阿堇送点心的时候没吃上。

……补上省得他回头再和阿堇告状。


PM 7:28

祁悠并不在房间,子今说他洗澡去了。

突然觉得自己来得特多余,扔下点心随便找理由把子今训一顿然后出门。

子今一脸茫然地瞪大眼睛目送。


PM 7:45

散步散到了总部纪念碑前面,不由得停了下来。

想起今天来找自己的主医师已经不是盼雷。想起Angel。想起现在还在外面的一些人。百里昂,穆泽,洛昀。


PM 7:52

注意到的时候好像盯着纪念碑发了会儿呆。


PM 7:59

开始上晚课。灵力技能在夜间绽放的光芒总能吸引不少还没觉醒的新人跑来观看。


PM 8:20

就知道有些人要故意打偏吓唬那些年龄小的。直接抓起来吊一宿再说。

别拿着灵力当炮仗——放炮的时候敢乱吓人一样吊一宿。

就不信治不了这手贱的毛病。


PM 9:00

晚间训练结束,解散。阿堇带人过来收拾清理训练场。


PM 9:04

「约尼,穆泽今天晚上不在,一些小的要睡不着了。你去陪陪他们给他们讲故……」


PM 9:05

旋风般逃离现场。


PM 9:08

坐在桌旁起草申述信,不该自己负责的小兔崽子还是转交给别人。万一将来真要当他们的睡前甜心爸爸……


PM 9:09

瞬间冷汗淋漓。去洗澡吧。

 

PM 9:12

在浴室,看到绛天趴在池子边上不知道在想什么,未明坐在板凳上洗头。


PM 9:15

「约尼先生~晚上好。」

头发湿漉漉一团顶在头上的未明笑着打招呼。

还别说这小鬼的发型现在看着有点像自己。


PM 9:22

绛天泡完澡出来了,沉默地拿着梳子给未明梳头。

「你怎么了?」

「没怎么啊。」

……这边都能听出他似乎有啥事。


PM 9:30

离开浴室时注意到后勤部的几个姑娘在发愁,一问才知道有些顽固份子因为会给他们讲故事的穆泽爹地不在而吵闹不停。


PM 9:32

一声冷笑。

放着,让专业的来。


PM 9:40

在宿舍区一片肃杀死寂中凯旋。

「明天早起肯定有人要尿床……」

阿堇无奈地瞥了一眼过来。

管他那么多。今朝有酒今朝醉今晚规矩今晚睡不就行。


PM 9:41

不过自己明天开始要进山巡逻,这种差事也轮不到了。

总得想个一劳永逸的法子。


PM 9:45

将常用的棍子递给阿堇。

「不用太感谢我。」

阿堇向自己举起了棍子。


PM 9:53

床头柜上不知何时多了块饼干。以前从没印象在柜头放零食,虽然饼干本身看着眼熟。


PM 9:54

是自己端去祁悠房间的那盘。

放一块在这里是几个意思,吃不下?!神经兮兮的小鬼。


PM 10:00

躺在床头看书。忙了一天,学生多了,但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累。


PM 10:02

或许不用给总部写申诉也行。


PM 10:04

下床把申诉信揉揉扔掉,回去接着看书。


PM 10:40

熄灯时间,睡觉。


PM 10:47

肚子好像有点饿了。


PM 10:48

把床头柜的饼干摸过来吃掉。

味道还不错。


PM 10:50

睡觉。


【FIN】


评论(15)
热度(103)
  1. 千夜Psalter Palace 转载了此文字